+腐域直送+
歐美迷、DC粉。今天也精力充沛地在燃燒愛。
  •   0 Followers
  •   Numbers of essay: 13
  • Today Visitors: 1
  • Total Visitors: 15621
  • About Me
  • 《啞音頻》 植劇場[天黑請閉眼]同人(子青無差)

      
      2360
      0
      0
    同人文
    原著:植劇場《天黑請閉眼》
    配對:子青/青子 無差

    Note:
    設定、背景故事、人物、關係都不屬於我。這故事只是個腐腐腦洞ˊˇˋ。

    Summary:
    「希望有一天,能夠勇敢活出自己。可以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

    《啞音頻》


    啞音頻,一種無線電的功能術語,常見的系統有CTCSS與DCS等。
    主要功能是防干擾。在同一頻率中,設定有相同內碼的對講機、訊息接收方面可以排除同頻率中其他對講機的干擾。
    也就是說,他們不會聽到其他(沒有設定相同內碼)對講機的訊息。
    但其他對講機還是可以聽到他們的訊息。

    2005年2月,高二的那一年寒假。雪山圈谷。初級雪地登山技能訓練。

    靄靄冰雪把視線所及的一切都鋪蓋成刺目的白,在在提醒著人們雪盲症的存在。再加上訓練時必定會噴起的冰雪碎屑,教練叮囑著學員帶起有點笨重的護目墨鏡。
    但運動中的高熱體溫老是讓鏡片內起白霧、必須不時拿下擦拭。
    而對李子碩來說,他有兩層眼鏡要擦。超級麻煩。

    手套已經濕透,低溫讓手指麻得發痛,相較之下,反覆揮動、劈砍冰斧的肌肉酸痛好像已經微不足道了。

    一列15人的隊伍正在光滑的雪坡上呈之字路線攀登。在前頭的幾個人劈砍、踩踏出雪階,後面的人在前進之虞,也幫忙把雪階砍深、踩實。教練遠遠地走在隊伍前方幾公尺遠、讓隊伍不要走錯方向。

    對於一個登山者,雪地技能算是一個稍微進階的部分。本來,高中社團是比較沒有這一塊的,但身為社長、李子碩可不會甘於踏青而已。
    在跟地區大學社團的商量之下,李子碩硬是拉著周若青(苦主)一起參加了這個雪地技能訓練活動。

    經過的3天的基礎訓練,今天隊伍要走上雪山圈谷鞍部、然後翻過去走到翠池山屋。

    年輕力壯的周若青和李子碩被分配在了隊伍的第二位和第三位,兩人輪流與帶隊的學姊接力,在堅硬的雪面上劈出幾本方向的雪階、然後再用腳上的冰爪踢深。其他體力比較弱的學員則走在隊伍的中後段。

    寒冷和反覆撞擊,讓手臂和腳掌都呈現很極限的狀態。

    於是,基本上是被騙上山的周若青、從剛剛開始就沒有停止問候友人的祖宗。

    背包重得要死、溫度低得要死、訓練累得要死.......
    還有無線電吵得要死。

    隊伍中有五台無線電,一台備用、一台在教練身上、一台在押隊的總召身上、另一台在隊伍正中間的實習領隊身上,最後一台在隊伍前段的、在李子碩身上。

    這天天氣奇差無比,陰天、低溫又風大,視線所及都是一片霧茫茫,還必須不時停下襬起抗風姿勢、避免被山風吹下山坡。走走停停讓隊伍拉得很長、再加上風雪聲太大,隊伍從開始攀登時就開啟了全隊的無線電。
    然後,很不巧地,即使是在高山,他們依然收得到其他同頻的聲音。

    〔欸欸欸....(茲).....吃便當啦~~~要不要訂便當....(茲茲).....〕

    「吵死啦!!訂你ㄇ啦!!!!!!!!拎北要餓死了!!!!」李子碩的前上方傳來周若青的崩潰大吼,不過基本上這是一個在跟空氣吵架的概念。李子碩忍不住噗哧一笑。

    「笑屁笑,有力氣笑換你來砍。」周若青的臉整個被護目鏡和保暖面罩遮住,但光聽聲音,李子碩就可以想像那張橫眉瞪豎的表情,和隱藏在嘴角的一抹上揚弧度。

    那副溫暖而柔軟的嘴唇。

    該死,怎麼又自己提起了不該提的關鍵字呢。

    「好啦好啦,換我來。你靠旁.......」
    「你還當真阿?不用啦,你看起來快累死了,我來就好。」

    也不等李子碩反應,周若青就執起冰斧繼續上升了。在護目鏡與眼鏡的雙重起霧之中,李子碩只看得到一個被水氣暈開的背影,緩緩地、愈爬愈高。

    而他只能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背後。太遠,那個追隨的身影、就被風雪掩蓋得看不見了;但太近,就有可能被對方揮動中的冰斧與冰爪劃傷。

    不遠不近的距離,剛好適合依依不捨。
    就像他的暗戀,近一點、怕受傷失去;遠了,卻又不想放棄。

    說到底,他欠的只是一個勇氣。
    但這世界太多閒言閒語。做自己、比想像得還要難太多太多了。


    〔.....阿妹仔幫訂一下啦!...(茲茲)....〕
    〔...(茲)....透早就在靠夭...(茲)....阿要香腸...(茲)....還是叉燒?〕
    〔都訂阿,再加個油雞...(茲)....〕
    〔...(茲)....還點喔...(茲)....啊我訂啥你們就吃啥......〕

    ...(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


    真的很吵呢。這個世界。


    又行徑了一段,教練指示開路組在一塊巨石後方避風處暫時休息,等待後方隊員會合。

    用力地把冰斧鶴嘴插進坡面,周若青斜靠在雪坡上、喘著氣讓疲憊的身體休息。李子碩忍不住挨近了周若青,在他的身邊、用一樣的動作休息。

    李子碩肩上的無線電還在不時傳出雜音。周若青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起身移動了位置,讓子碩能夠靠在他身上。

    自然得像是理所當然的體貼。

    但再怎樣、都不會超過友情。

    〔....欸.....阿妹仔...(茲茲)....〕
    〔....衝啥啦....〕
    〔..(茲茲)....要不要吃巧克力?....〕
    〔....三小拉...(茲)....〕
    〔....阿......今天是情人節阿....尬意否?.....〕

    緊靠的兩人互望了一眼,幾乎是同時「幹!」出聲來,緊接著是一連串帶笑的叫罵。

    「幹!拎北單身啦!」
    「我們累得要死、過屁情人節」
    「閃屁閃拉」
    「巧克你ㄇ啦、吃雪啦」
    「尬意咧、尬拎阿罵啦」
    「幹!哈哈哈哈.....」

    大概是真的環境太艱困、壓力太大、身體太累了吧。這一笑愈演愈烈,李子碩幾乎以為自己是笑得哭出眼淚來了。

    原來今天是情人節阿。

    大概是真的刺激到了什麼,等到隊伍集合完成,領隊便默默地帶著大家把所有無線電都設了啞音頻。接下來的路程、除了隊伍中前後的聯繫外、便再也沒有其他雜音。
    那一天,隊伍從日出前走到日落後。
    累得說不出話的大批人馬塞進了翠池山屋裡,加上每個人的裝備,小小的山屋顯得擁擠。

    草草吃下晚餐、攤開睡袋,周若青隨口喊了句「晚安」、便幾乎是緊貼著李子碩躺下。
    習慣靠牆棲息的李子碩連選擇的餘地都沒有,就被卡在了周若青與牆壁之間的小小空間裡。

    眾人熄燈後,山屋裡暗得伸手不見五指,山屋四處響著隊員的鼾聲與呼吸。體力透支讓幾乎所有人一鑽進睡袋就睡得不醒人事。
    因為擁擠,李子碩忍不住翻過身,想說採側睡能不能讓自己睡得舒服一點。
    於是,他與周若青面對面。

    體溫與鼻息越過短短的距離傳來,幾乎連胸口起伏的幅度都能清楚感受。黑暗中,只能夠依稀分辨對方半臉的輪廓,侷限的視野讓人有種整個世界只有彼此的錯覺。

    如果這個世界只有我們該有多好。

    如果沒有別人、沒有雜音、沒有恐懼。又或者,可以 假裝沒有別人、聽不見雜音.....
    是不是就能勇敢地說:「我喜歡你」。

    就像是啞音頻。

    在李子碩心裡、有一個專屬於周若青的啞音頻。

    只要聽見在乎的人就好。他說的話、他的笑罵、他的牢騷、他的一言一行......

    其他的、不想管、也不想聽到。

    無論這個世界怎麼的閒言閒語,都聽不到。

    就像是啞音頻。


    在不久之後的未來、某個即將分離的夏天。
    他會在那台紀載各式回憶的DV前,用顫抖的聲音、如此許願著。

    「希望有一天,能夠勇敢活出自己。

    可以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



    有一天,能說出「我喜歡你」。

    不被干擾、沒有雜音。

    [Fin.]

    Message 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