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Followers
  •   Numbers of essay: 42
  • Today Visitors: 4
  • Total Visitors: 18479
  • About Me
  • 台中車站

      
      290
      0
      0
       Mood
    一、
    身邊一位對女孩不善言辭的朋友今天突然敲我:「文小姐交男友之後就變成了六小姐,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知道啊,因為交男朋友了」
    「呵呵,你不覺得這哏有趣嗎?」
    「呵呵呵⋯還好啦。」
    我想想覺得不對勁:「欸欸,這爛笑話別對女孩子說耶!」
    他:「哇災啦,只是無聊敲敲你。」
    不過他把妹技巧精進許多,已非吳下阿蒙了,他跟我分享上次把女孩子弄到感動落淚的事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
    二、
    大哥跟我分享起姪女最近去上幼稚園的二三事,基本上都是我大嫂送她去上學的,某次我大哥送她去幼稚園,安撫好要離開時,旁邊兩個小孩在哭,一個要阿公不要走,另一個要媽媽不要走「再帶我去兜風嘛」,然後姪女轉頭淚眼婆娑告訴我哥:「怎麼辦,我開始想媽媽了。」哥哥告訴我當下心情「安帖好欲行了,結果兩個小孩在旁邊哭,就欲乎氣死。」

    然後姪女比較黏媽媽,大哥跟園長聊聊姪女近況,園長說她中午不怎麼睡,一個人窩在角落,過去問她,「我要想媽媽。」她這麼回答。
    ———
    覺得親友過世心中有些許感慨,諷刺的是生前我還是對他有種種不滿情緒,才體會到那句「愛的反義不是恨,是冷漠」
    反而阿嬤,我這幾天觀察她時她特別開心,算是近期以來心情最好的時候,完全看不出服喪的哀痛,而是如心中解下大石的快活舒爽。

    Message 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