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 的國中菜鳥導師日誌
記錄睽違六年之後的帶班心得
  •   1 Followers
  •   Numbers of essay: 9
  • Today Visitors: 2
  • Total Visitors: 5114
  • About Me
  • 烹飪課塗抹玉米粉事件

      
      316
      0
      0
    第八節上課的時候,有同學告狀說言言被幾位同學塗粉在臉上,還拿外套遮起來不給她們塗。言言雙眼咕溜溜的看著我,似乎那只是一場同學間的調皮遊戲。於是我問有哪些同學塗小立的臉,有三位舉了手。當下我告誡她們之後就繼續上課。

    下課放學我要離開教室的時候,坐在門口的小光告訴我說臉很不舒服,我一看不得了,他的左臉像是被一大群蚊蟲叮咬之後的樣子,不但一粒一粒的紅腫,他還說感覺到熱熱的會痛。

    「怎麼會這樣?」我擔心的問。

    原來是下午烹飪課在第七節的時候做紅豆麻糬,同學用玉米粉抹他的臉,第八節上課的時候就有灼熱感和刺痛,下課的時候才告訴老師。我忘記傍晚五點大部份的老師與行政同仁都已下班,還叫他趕快去健康中心找護理師阿姨看看,結果撲了空。

    於是我帶著小光前往學務處,看看放在那裡的急救箱裡有沒有藥膏可以擦。還待在學校的同事看到小光的臉,直說看起來過敏得很嚴重,去看醫生比較好。由於小光的家人這時候沒辦法來帶他去看醫生,我便找一位同學陪同,先載小光回家拿健保卡之後,再去就診。

    我記得第七節剛上課時,我正在電腦教室外面對接下來上課的班級宣布注意事項,有三、四位導師班的學生在我面前經過要回教室拿筆寫學習單,其中一位整個臉都是白的,還很樂天的告訴我說她自己把臉塗成這樣。我當下要她們回烹飪教室後告訴全班,我不想再看到第二個同學的臉變成這樣,怎麼後來連平常守規矩的小光臉都被塗粉了呢?於是開車途中,我再次問小光當時的事發情形是什麼。

    「文文先塗我的臉,然後我也塗她的臉。」小光說。
    「大家都在玩塗粉。」坐在車上的小歐說了當時的情形。大家?聽起來令人生氣,怎麼會大家都在玩?於是我繼續追問。
    「老師呢?沒制止嗎?」
    「老師不在。」
    「那麼是誰先開始玩的?」
    「我也不知道,就很多人都在玩,小傑還也去塗阿耀的臉。」
    「阿耀也有塗回去嗎?」
    「沒有。很多女生也都在塗。」

    光想像當時的情形就覺得像世界大戰,還有幾位比較溫和的同學被塗抹並未還手,他們會不會有被霸凌的感覺?事發至此,我決定小光看完醫生載他們回學校之後,先找還待在學校上夜間課輔的同學來問清楚。

    「今天烹飪課有塗粉的同學出來外面。」我走到教室門口直接宣佈。有二位同學問我被塗的算不算?我說有塗人的才算,被塗的沒還手先不用出來。結果走出來的三位都是班上幹部,分別是「班長、風紀股長和保健股長」。

    「誰先開始玩的?」由於時間已經是晚上六點,我想快速的解決問題,便開門見山的問。
    「不知道。」班長這樣回答。我聽了更生氣。
    「那妳看到誰在玩?」我再問追問班長。
    「很多人。」
    我聽到這樣的回答,等於是沒有回答,於是我告訴她們明天早自習我會再問全班一次,當大家不珍惜烹飪課的機會,下次不用再進烹飪教室了。

    當晚我先告知相關的老師這件事,也說明我可能的處置方式,但我也查覺到心中的情緒仍無法平靜,並一直思索著明天是不是早自習一進教室就先變身浩克破口大罵,將輔導理論全拋在腦後。
    睡了一覺,早晨睜開眼睛醒來,感覺這世界多麼美好,這空氣多麼清新,好像也沒那麼生氣了,但事情仍要處理,除了責罵,是不是有別的方式達到相同目的呢?我的目的就是希望下次學生們在烹飪課別再發生類似的事件了啊!

    七點半我走進教室,學生們正寫著自然科的學習單,於是我先坐在位子上批改聯絡簿,看看有沒有學生提到昨天烹飪課的塗粉事件,結果完全沒有。廿分鐘後,小老師將大家的學習單收齊之後,我走上講台。

    「昨天我不知道烹飪課的情況那麼嚴重,有塗粉的同學站起來。」我平靜的說。
    當下有十位同學迅速的站起來,或許是昨天我的預告已經在同學間傳開,因此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還記得你們要上烹飪課之前,我提醒過你們什麼事嗎?」
    「要我們留給別人好印象。」

    這學期的烹飪課是由高職的老師帶著高中生助教到國中與綜合老師協同教學,順便推廣高職的技藝課程,因此我提醒班上的學生要有好的表現,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

    我對全班說:「輔導室承辦的老師尊重班導的決定,如果要取消下一次的烹飪課也能配合,原本我的打算是超過一半以上的同學都在互塗玉米粉,那麼大家不珍惜這難得的課程,就將機會讓給別班,並不是每個班都有烹飪的體驗課程。如果因為這十人而取消,對其它守規矩的同學不公平,有其它老師建議烹飪課繼續上,這幾位調皮的同學則抽離反省。」

    我停頓了幾秒,觀察班上同學的表情,有些人鬆了一口氣,違規的同學則有些錯愕,也有人看了看站著的同學,眼神傳達著某種意思。

    我接著說:「但是,我想再給這些同學一次機會,我要你們寫反省單,上面分別寫下『事發經過』、『我可以改進的事』及『我學到了什麼』」,在中午前交給我。我會看你們寫的內容有沒有誠心誠意,當作下次能不能上烹飪課的依據,也會將反省單給輔導室的承辦老師看,以後還有類似的活動,承辦老師還會不會信任我們,你們寫的反省很重要。」

    學生交回來的反省單,大部份沒有我預期的寫很多字 (原本我想限制最少要寫多少字,後來考慮過後決定讓他們自由書寫),字數雖然不多,基本上都有想到改進之處,並寫出一些承諾,例如:「不要貪玩,看到同學在玩要幫忙阻止而不是一起玩」;「我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下次不會做干擾上課的事」;「我們要顧慮到認真上課的其它人,有這些的課程我們要好好珍惜」;「塗東西在別人身上很不尊重人,上課吵鬧都不是該做的事」

    責罵是外在的,可能當下學生會怕,下次不再犯同樣的錯,但我認為寫反省單更可以發揮寫作的力量,讓學生內化省思這件事,下次面對同樣的情況時,能記得當時寫下的承諾而懸崖勒馬。我的目的就是希望下次學生們在烹飪課別再發生類似的事件啊!

    Message 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