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 的國中菜鳥導師日誌
記錄睽違六年之後的帶班心得
  •   1 Followers
  •   Numbers of essay: 9
  • Today Visitors: 3
  • Total Visitors: 5115
  • About Me
  • 英語課的悔過書事件

      
      227
      1
      0
    「老師,英文老師要我們全班寫悔過書。」中午用餐之後,慧慧大聲的跟我說。

    聽到當下,我既訝異又充滿疑惑的脫口而問「怎麼了?」沒事怎麼要寫悔過書呢?之前聽聞班上英語老師反應有些同學上課偶有「嗆老師」的頂嘴應對,也有同學私下在網路上罵老師,難道是全班跟英語老師正式開戰,英語老師覺得大家不禮貌,所以要求全班寫悔過書嗎?

    慧慧與其它同學開始吐苦水,聽了許多人的回應,大致上是由於這次英語段考大家的成績普遍不好,因此英語老師希望大家能思考有哪些可以改進之處,將反省檢討寫下來。

    「就像上學期第一次段考之後,我要求同學在聯絡簿寫下考後檢討一樣呀!」我說。當時我不以為意,沒想到隔天放學後,英語老師打電話告訴我說班上同學寫的反省書內容讓他看了很難過,看了幾張就看不下去,希望我能看一下他們寫的內容。

    儘管我追問學生在反省書裡寫了些什麼,英語老師只回應他難過得不想再看那些反省書,要我明天自己看就知道了。於是我整晚睡不好,一直想著他們到底寫了些什麼讓英語老師那麼難過。

    隔天早上連續兩節課,直到第二節下課我才注意到英語老師已經將反省書放在我的桌上,而第三節課剛好就是本班的英語課,這下該怎麼辦,會有衝突嗎?我只看了前二張洋洋灑灑的直白內容之後,就趕緊去找英語老師。

    「等一下上課你打算怎麼辦?」我擔心的問。
    「先裝做沒事直接上課吧…」英語老師聳聳肩無奈的說。
    「好吧,也只好先這樣子,有什麼狀況再告訴我。」依我對班上學生的了解,待會應該是不會有太大的衝突。

    第三節課的時侯,我帶著反省書到輔導室與輔導老師討論,順便在輔導室這安靜的地方仔細的看一下大家寫的內容。看完全班的反省書之後,就只有前二張的同學寫得很直接,數落英語老師的不是,也陳述了自己對英語老師不滿的原因。

    其它的同學大部份則確實寫出考後檢討的內容。因此我鬆了一口氣,畢竟要處理全班與任課老師的對立,不是件容易的事。雖然我在網路上有看到其它老師分享用 ORID 焦點討論法成功解決類似的事件,不過上次我已經在運動會大隊接力事件用過 ORID,短時間又來一次我自己也不確定效果大不大。我知道這次的反省書事件其它同學可能也有不滿,只是沒明顯的反應寫出來。既然如此,我就直接找這兩位選擇跟英語老師攤牌的阿侯和佳佳來聊聊吧!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告訴他們午休來辦公室找我,之後隱約聽到佳佳跟同學說「一定是他 (英語老師) 告訴班導了。」我不動聲色,但看得出來他們略顯緊張,因為他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午休時,他們依約來到導師室,我帶著他們到諮商室晤談,那裡比較安靜,也比較溫馨。

    「老師看到你們寫的反省書了,內容很直接耶…不過你們兩個人寫的內容不太一樣,阿侯你是覺得受到委屈,佳佳似乎是為同學抱不平。你們可以先說一下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們陳述的事實,大概和我之前知道的情形差不多,同學們在上次中午吃飽之後你一言我一語的「負能量釋放」幾乎都說了一樣的事。

    「小侯,我看到你寫的內容,如果我是你,也會覺得很委屈很難過。你聽到英語老師責備你的時侯,當下的情緒是什麼?」我先以同理關懷,再讓小侯釐清自己的情緒。起初小侯不知道怎麼表達,於是我提示他:「是覺得難過,還是覺得生氣憤怒,或是有其它的情緒?」

    「我只是覺得傻眼,因為英語老師問我上課有沒有認真,我回答不知道,老師就罵我。」
    「你回答『不知道』的原因是什麼呢?」我好奇的問。
    「因為我不知道平常這樣的上課態度算不算老師眼裡的認真。」小侯講的內容跟反省書裡告訴英語老師的一樣。
    「那現在呢?過了一天,你也在反省書上舒發情緒,現在的心情怎麼樣?」
    「好多了,昨天我有跟我爸說,現在沒那麼生氣了。」
    「你爸也知道了呀…他有說什麼嗎?」有時侯家長的意見也容易影響事件的發展。
    「我爸叫我內容不要寫得那麼直接。」

    幸好家長還算明理,於是我將談話內容拉回到小侯本身。「看來你的情緒還有包括生氣,是嗎?」我再次核對。
    「嗯…」我觀察到阿侯欲言又止,於是我停頓了短暫的時間。
    「這次考試我明明有進步,老師發考卷給我的時侯,沒有稱讚我,反而在我領考卷的時侯大聲斥責我,還大聲說『上課不認真,大家以後都去補習就好了呀!』我覺得語氣很酸。」

    聽起來英語老師當時也有情緒性的發言,但我也不宜指責或為此言論找理論,於是我直接問小侯:「你寫在反省書的內容,是想將心裡的話告訴英語老師吧,你期望有什麼樣的結果?」

    小侯:「我希望英語老師跟我道歉…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

    英語老師看了小侯的反省書,不知道心理有什麼想法,一般而言,大人很難拉下面子主動向晚輩道歉,大人的世界遠比小孩的世界還要複雜。或許我主動介入協調不是沒有可能,不過解鈴仍需繫鈴人。

    與小侯的對話差不多了,接著我問佳佳:「你提到的是覺得英語老師不公平的事,之前我比較少注意到你在班上見義勇為的表現,這次是什麼原因讓妳願意站出來發聲呢?」

    「因為我覺得這樣很不公平,同學也都很不滿。」
    「妳說的那件事,其實英語老師之前有跟我聊過…」剛好之前英語老師曾向我提到這件事,當時我沒有介紹處理,沒想到成為這次事件的引爆點之一。於是我將英語老師當時做決定的原因告訴佳佳,看她的表情似乎有接受我說的理由。

    「如果是一到十分,妳覺得這樣直接的告訴英語老師之後,老師有幾分的可能會改進?」
    「七分吧…」佳佳說。
    「我覺得一半一半」小侯比較不那麼樂觀,但也不算低了。

    「如果英語老師知道你們的心聲,願意主動跟你們道歉也不錯,萬一沒有,我也希望你們不要因為這樣就討厭上英文,成績是自己的,讀書是為自己而讀。」我說完之後,只見他們點點頭,下午第一節上課正好鐘響,我順勢結束這次的晤談。

    輔導老師事後跟我說,他們兩人很開心的走出諮商室,看來心中的情緒有了出口。一個星期後的英語課,英語老師在課間休息時間就先到班上準備,講桌前有一群男生圍繞著英語老師聊天,鐘響後我刻意在班上多待幾分鐘觀察班上的互動,似乎沒什麼異狀,看來英語老師暫時與同學維持相安無事的狀態,部份同學與英語老師之間的疙瘩,或許仍需要時間來解決吧。

    Message Board

    chenluming
    2020-05-20

    感恩分享~~··
    https://www.hamertw.com

    IP: 59.120.141.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