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氏B名
ccccccccc
  •   3 Followers
  •   Numbers of essay: 36
  • Today Visitors: 18
  • Total Visitors: 11196
  • About Me
  • 20190729

      
      22
      0
      0

    隔了好久才又寫網路日記,總覺得這邊能盡量越乾淨越好 ( 不被我的碎念日記打亂重點的意思 ),但就跟臺灣和香港一樣,政治永遠離不開生活,我的文章不管怎麼寫都仍會有我生活的影子,既然如此,避開也無用啊。

    從六月開始就很擔心香港,幾度夜裡看直播擔心到睡不著,哭腫了眼去上班卻又要裝作沒事;說實話跟同事們像是活在兩個世界,當然不是褒也不是貶,就是真心覺得奇妙,大概從2014年後,身邊許多人都開始關心社會和時事了,以致我很久沒試過對這些事情需要花這麼多時間去解釋或者是討論,但能看見一個同事聆聽後表示理解,就覺得欣慰,至少我活著還能做點什麼事的感覺。和一個香港朋友認識了十年,十年前的我們是只要看著日劇CP寫寫文(以免我們一個不小心就想離開這世界),不需要理會這社會生活與生存的天真年紀,但才十年,我們從沒勇氣面對自己的人生到勇敢站到前面去正視這些問題,真的算是大人了吧?儘管一點也不願意。套句她說的『就是生在了挺壞的時代。』香港加油,臺灣加油。

    每天下班後都會走到西門搭車,昨天刻意繞去小連儂牆,看到不少人一起走過去拿起便條紙,和一個人同時要拿一枝筆時,又同時禮貌地禮讓對方,點頭感謝後寫下很多話,但不敢認真去看別人貼的紙條,就怕一個不小心在路邊哭出來 ( 上次搭公車時看見大遊行滿滿的人潮+1,看見那麼多人為了同一件事努力,真的忍不住哭出來了。)

    經過這次的事情,我發現曾經追的藝人表態,說實話還是有些難過的,畢竟還是希望能和支持的人是同一陣線的,但民主最難能可貴的就是『我不支持你的論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啊,只能說祝福一切安好了。

    進了這間公司之後,時不時會和店長聊天(好像看見以前什麼事都要說出來,喜怒溢於言表,常常長篇大論個性的自己),覺得或多或少有被影響了。在「有喉嚨」這件事上不太一樣了 ( 人類圖的喉嚨 ),但也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改變,突然對於一些人際相處有了更多的想法。例如總是隨和的自己 ( 這事能由自己說出來的嗎?)突然開始不那麼隨和,有時候因為這樣事事都『喔好啊。』弄到有些內傷,甚至在幫了忙之後,突然覺得『我是不是對對方太好了?』朋友間的兩肋插刀及舉手之勞,似乎因為熟識而漸漸失去尊重及禮貌的感覺,我大概就是那麼三八又無聊想聽那麼一句正式的『謝謝。』吧。當自己不得已必須開口拜託或麻煩他人時,不管認識多久有多熟識我都會非常慎重地斟酌用字(雖說平常滿常打注音或是流行用字,但正式起來完全不嬉鬧),但又覺得如果每個人都要聽我這種介意,大概這輩子都很邊緣了吧?這麼多介意事情的我好累啊,但不介意又覺得我這人還真是......。我記得他們對我的好,也許對他們來說我也是機車又難相處吧。

    再寫下去又要累了,就這樣吧。

    香港加油,臺灣加油。

    Message 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