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吊效應
二次元同人衍生物,動漫、電影、連戲劇影集同人文為主,主要風格:科幻,懸疑,悲哀,立志,愛情。
  •   0 Followers
  •   Numbers of essay: 2
  • Today Visitors: 6
  • Total Visitors: 1063
  • About Me
  • 【里漢】奉獻人類的告白(微h)

      
      287
      0
      0
    發文時間: 08/12 2019
    寫文時間: 06/09 2018

    ※主CP:兵長x分隊長/里維x漢吉/利威爾x韓吉 里漢/里韓/利韓/兵韓
    ※微R18、微H







    漢吉覺得不對勁,以前不曾在意誰對自己的看法,直到現在。

    找來的一夜情對象,無法像每次幻想和巨人上床,突然換到那張臉在眼前晃來晃去,就跟每一世相同,生活經驗的感情會影響到,漢吉心想。
    開始在意那人對自己的看法,收敏原本的姿態有無合乎世俗,就為了令那人改觀,這樣很不妙,個性和心理有所牽,妨礙她心無旁騖地研究與砍殺巨人。

    巨人這樣迷人生物湧泉不斷生命力,探廣世界為人類將來算第二愛。
    隨著每趟對外調查,見到越多士兵死於奉獻給人類心臟,更加對巨人強烈的狂熱。雖說調查兵團主旨避免接近巨人危險探查外面世界,但遠遠看到巨人已經很滿意,不得已碰上黑煙通知,她會像遇見情人開心的相愛相殺。

    其中最美好的相處時光是在習慣如水的對技術實驗繁重工作,特別是死幾十名士兵才抓到的巨人稀少珍貴,如寶的小心切一點組織、解剖、研究,再重複找出謎點,偶爾嘗試大實驗,心愛的巨人不小心化作屍體蒸發消失無蹤,像弔祭逝去親密親人跪地哀嚎哭到不行。漢吉就是對巨人極致強烈愛意,更甚者作夢到和巨人性交,說巨人是她一生伴侶也不過。

    跑到王家圖書館歷史區翻過古代人流傳古籍殘跡,字跡斑駁隱隱約約說明和情況滋生感情,如何停止不必要的男女改情,很不幸無解。漢吉邊想邊趴在桌上決定問走過旁的副官。莫布利特雙手抱起圖紙正在整理,聽到長官的感情開竅心暖想慶祝,他努力擠出個句子誠懇,得到解惑的漢吉心滿意足的等待那天到來。





    里維吃力理解聽到的話語。

    兩人第一次見面,是凶狠暴力一拳打他臉開始的。
    身體平衡感跌撞地面,瞬間被壓住動彈不得,緊急情況,里維舉起雙臂阻擋對方拳拳到肉重擊。在眾士兵來不及驚恐,第四分分隊長,立即拿巨人專用刀往地上刺,伴隨眾人驚叫。

    對方擦掉臉血跡順勢拉開護目鏡,面帶凶狠的笑容可掬,「我叫漢吉,第四分分隊長,請多多指教阿,新人。」
    里維那時候不害怕的瞪。即使利刃可怕武器距離臉幾公分,嘴角不住翹起。

    結尾,米可悠哉悠哉到場拉起兩人後領打斷新的打鬥,三人來到艾爾文團長辦公室,米可緩慢解釋,一旁的分隊長漢吉補充。原因是幾位老鳥士兵嘲笑推拉惡罵矮子新兵,結果吃了幾頓拳頭哀喊帶傷口長包,士兵們被漢吉笑到沒良心推到旁,冒汗看分隊長和新人暴力決鬥領悟到真實力。士兵們不再好奇艾爾文團長親自帶來的人實力。



    里維認真在調查兵團訓練,是自從被艾爾文親自帶離地下街有新目標動力,他真心想成為其中一員追求自由,跟著艾爾文如何兌現夢想中的世界。幾次牆外調查,里維驚人戰力破格生為兵長。在兵團待久成為老練戰士,越是往前越對死去的人逐漸麻木,偶爾休憩,不時想到那背後裝士兵心臟擔子越來越重,縮緊他的衷心。

    正巧同時,第四分分隊長漢吉眼睛幾乎要亮了,好長期間里維被她跑著要求抽血。一次兩次終於給抽血是看在艾爾文份上又是常在開會的同事,每次看漢吉的癡笑猥褻表情,他很想報警叫憲兵抓走。再來好幾次像傳說中吸血鬼吸光他的血,里維敬謝不敏。幸好突然改變不追跑他要血,向另個人安靜起來埋首專注巨人實驗,好像有點變化但依舊是漢吉那人。



    一回頭,時間像沙子流出,他發現和偶爾出包部下們,以及和艾爾文等幹部,新兵小鬼們群中的那有巨人力量的艾連葉卡帶來希望,積沙成塔一點一滴地相處慢慢掃走沉重擔子,並非完全但總括來說,因為有這些人他不再覺得壓喘沉重。

    尤其漢吉,同樣身為看陸續死去士兵的長官,那沒頭沒尾的建議發言帶給他衝擊,有時好笑有時生氣有時無奈,不知不覺的他已經專心注意著漢吉,里維知曉那什麼感情,兩人互動如實照常,他偶爾露出貼心行為,願意參加重大計劃捕捉巨人在漢吉來看是同事關心,在里維心裡是私心為了她。

    與死亡相伴,同為調查兵團士兵認識相戀大部分毫無浪漫可言,喜歡也好看上也好直接上床,來除非找其他兵團或平民。里維不敢相信,更何況是從漢吉口中聽到她告白──


    請問你可以跟我交往?


    「.......可惡,出現幻覺,最近累積許多壓力。」里維懷疑聽到假的,他閉眼左右按摩太陽穴。

    「幻覺阿,要不要我揍你一頓?」漢吉氣急敗壞地回問,隨後想到親自告白和她風格不符,繼續補充「其實是莫布利特教我要誠實面對感情,我真的喜歡上你了,越想越覺得一定要跟你說清楚。」

    看到罕見少女羞表情微笑,太過幸福的兵長搖頭嫌棄發出嘖嘖聲,「.......還是親口說我喜歡你,這絕對是夢,我居然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才剛說完他被挨揍了,見血長包那種。

    「有點痛也就是說是現實,這下可頭疼了,雖說對我而言有利發展比之前更讚,但這段告白總有股死亡falg味道。」

    「我就當作接受了。」漢吉沒好氣的說。

    「你去哪?」

    「煩死了!氣死了!我去睡了!晚安!」

    「嘿,漢吉,等我啦!嘿!」

    就說過與死亡打交道的調查兵團士兵毫無浪漫可言,里維跟著進去漢吉的房間。





    不管誰先點燃信號彈,兩人站在牆壁迫不及待脫衣。

    「我啊,可能是那時候對你放上心了,想要研究你練出最強兵力人員,莫非你那時候也看上我?」漢吉好奇問到,放鬆讓里維低頭專心解開制服扣帶,士兵都知道吊扣拉扯壞掉,事後處理麻煩。

    「怎麼可能,剛開始印象深刻,後期相處才是真正原因。」他挖苦口氣回,想到什麼突然放開對方,轉頭走向門。

    漢吉沉下心,「你要出去?」

    「只是先把門上鎖,以免閒雜人物闖進來。」里維滿意看到漢吉帶淚又笑又停,她飛噗過去雙手主動捧對方的臉,盡情接吻,不過幾秒唇舌被里維狠狠熱吻,想到將來有機會不差這次,她忙著手邊摸索觸感。



    四隻手掌兩對雙手盡情摸索,終究拿刀追殺巨人多更多,里維邊深吻滑向分隊長撫摸探索,瞬間感受兩腿間飽脹疼痛處被撫慰,那幾下很快就硬了,他輕微皺眉,四目相對才看到分隊長趁機吸大口氣

    得到空氣的漢吉不停盯著看人類最強,那情慾表情是至今未曾所見邊驚嘆邊滑動里維的特徵以及胸肌「你的表情模樣真色情」

    「多虧妳...」受到挑逗,里維眼睛布滿霧氣,聲音低嗓咬牙切齒認真看漢吉的上半身。

    他立刻朝分隊長柔軟胸部,讓彈性的雙乳貼在他臉上來回蠢動,輕舔啃咬再含住,奇異的觸感,漢吉發出聲音順其自然跳起,正好給里維抱住臀部,位置從牆壁轉移走到辦公桌,他詫異原本亂七八糟桌上竟然乾淨整齊。

    那是第四分隊全員看不下去,把重要的玻璃易脆物實驗物和文件搬離開,專心當個人休息室,之後第四分分隊長日常生活品質改善多了,他們想也沒想到派上用場,被兵長默默記住要買謝禮。

    「你,在,幹嘛」比以往還要熱情到漢吉全身燥熱不耐煩,她大腿刻意勾拉曖昧摩擦里維的分身。

    「在妳身體播種印記,死後屍體比較容易找到」里維真誠地說,埋在裡頭繼續耕耘,順便咬一口阻止漢吉抱怨發言「不可能容易死了, 我死了93次,假使...阿阿!!」



    空氣溫度升高 ,盡情比較誰的觸摸最熱,暖身運度夠了,抬起來挺進濕潤過入口。
    並非處子,異物進入漢吉的濕潤入口,使底下人忍不住發出聲音,隨後被熱切接吻蓋住。

    適應一陣逐漸溫暖,上床行為里維做過不少,但首次以心意結合的性愛,身心與下體難以形容的硬膨脹,突兀感使漢吉眼角紅臉怒氣捶他胸堂。調查兵團士兵的最輕力道讓他吃了一頓,握住柔軟觸感加上難得看到漢吉紅臉咬唇,他覺得值得,拖住對方臀部開始律動。

    溫度升高乾渴交纏,快感摩擦像螞蟻爬在里維脊椎上,他一下又一下晃動,真實展現雄性本能在裡頭粗暴衝撞,漢吉抓著桌邊承受一波波撞擊,人類最強硬物把她幻想和巨人性交畫面撞到支離破碎,亂了一團漸漸佔據她的身心,空白大腦不知想要抓住什麼,於是緊抱住對方的頸肩,故勵對方似繼續重擊。



    每個人個性不同,溫柔、技巧派、粗暴、專業。漢吉把里維歸類為粗暴,明明是粗暴要死掉卻很舒服,她愛死了。

    回過神來兩人已換姿勢,漢吉趴在桌上雙手撐起準備第二次,硬物由背後毫無順暢進入身體,那凶器不停衝撞,使她搖頭毫不遮掩狂喜,私密處擠壓液體拍打聲,律動汗水滴灑落,桌仔晃動,身心沉醉於心跳聲,各種聲聽在里維耳裡是催情劑,湧起獨佔心,他腰間擺動越來越猛力,動作越來越快,壓低身體最後衝刺。

    霎那結尾,緊擁抱對方,感受到頂點的漢吉轉頭迎著里維接吻,混雜一起的高潮迅速爬升。

    他們邊繼續做,桌上牆壁地上床上,連做了四次。
    最後在床上躺在彼此身邊依偎。

    「喂,別睡著了,先去洗澡!」

    「可我想睡覺.....」

    「睡覺個鬼,全身髒死了!知道這樣.....」看到睏意面孔,里維嘆氣,下定決心在漢吉耳邊壓低聲音「我建議清理乾淨,洗完澡舒服很好睡,對精神恢復有效。」

    底下人緩慢轉頭,像看到不得了的大事,在點頭同時迅速被抱起。走路途中,里維看不慣此時漢吉少女心的笑容。「別笑,看了就噁心。」

    「可是你難得....」

    「閉嘴!」

    「是~是~」






    米可全身緊繃,犀利的眼神嚴肅表情,那是牆外調查和巨人作戰的緊張表現。在場所有士兵見過米克表情,有些人甚至翻白眼。

    「嗯,我聞到濕氣味,來了,男女氣味結合,他們果然上了,更多濕氣重,他們一定在浴缸裡做,喔喔喔,不錯...」繼續正經表情來打賭分析。

    「我贏了,通通把錢拿來」,納拿巴開心收錢,「幹嘛啊,你也用不着開心到掉淚」

    「才沒有開心,看不出來我在哭嗎.....」第四分分隊長莫名其妙開發鼻子強力藥是用來聞出巨人位置——道路不對勁,就算有收穫,但莫布利特不想要這樣奇怪結果。他悲傷哀號著,不忘記安慰一旁賭輸的技術班成員,他們趴在地,有哭泣有哀愁的想討安慰,

    「媽媽,嗚嗚嗚....」「我難過我難過給我安慰....」「我賭輸了借我錢媽媽....」

    「閉嘴拉你們我才不是老媽子,就是有你們,人類的將來要毀了....」

    「什麼人類要毀了,」沒在賭,乖乖吃東西看戲的君達差點笑場,順便安慰——正確說,雙手封住耳邊蹲坐無奈看哭得唏哩嘩啦的歐魯和艾魯多,加上佩托拉大嗓門,氣得大聲不停講,「慘了爸媽會殺死我小鬼們玩具禮物怎辦......」「結婚基金結婚基金結婚基金......」「警告過你們別玩還玩,就算要玩就賭小一點!還賭上全家產算什麼阿!!還有....」



    跟米可低頭語結尾,納拿巴若無其事舉手呼喚,「嘿,要開始囉!等一下兩人會繼續在浴室,床上還是休息,你們選哪邊?」
    除了佩托拉和莫部利特,其他人紛紛振作起來回到座位上。

    「混帳,才說完又忘記!不是說過後悔嗎!」

    「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啊,那可是幹部啊!!你們不是才跟我討抱,叫我媽媽!?」

    兩隊死魚眼彷彿不在意陸續坐下跟入。麗奈好心走過來,無表情的輕聲細語,「所以你們要不加入?」

    兩人默默跟麗奈回去,畢竟缺錢缺到這地步。混帳王都混帳高層混帳貴族混帳稅金混帳低薪。

    所有人彷彿忘記輸錢輸很大以及反對聲,沒事般繼續玩,各自投下認為有機會贏的。沒在賭的米可和君達抱著看好戲,賀寧格是想玩錢不夠作罷、吉爾遜寧願存錢買酒。因為要等米可的鼻子通確認事情結束,所有人先自找樂子,哈拉玩牌吃東西比腕力等待時機。

    和平真好。



    「請問我能榮幸加入?......你們不用藏起來,繼續沒關係,偶爾放鬆是好事。」才剛進入門口,看到士兵慌張藏起東西物品,見不得人遇鬼似,艾爾文燦笑解釋。

    士兵們聽到到團長如此,放心地繼續恢復娛樂,還拉了一把椅子給團長,畢竟娛樂活動新增一人樂趣多。倒是米可看出團長疑是擅自加入私密活動,更正,是最後一人被邀請才參加,心理大受打擊眼角默默地掉淚。被米可詭異笑低聲疑問,艾爾文說,「錯覺,是錯覺。」






    「不是說過不想動嗎,喂...住手。」說話者口嫌體正直,曖昧搓揉對方腰間幫忙分開。

    「...誰叫...嗯...你不讓我睡。」邊笑,慢慢坐下。

    浴室繼續第五場激戰。





    Fin

    Message 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