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氏B名
ccccccccc
  •   3 Followers
  •   Numbers of essay: 38
  • Today Visitors: 2
  • Total Visitors: 13245
  • About Me
  • 破案天才伽利略 - Beautiful Life 番外 ( 一 )

      
      66
      0
      0

    看完《沉默的遊行》後......,對,我回坑裡蹲了。

    才發現當初寫的番外原來忘了發-_-

    會繼續更新的,希望明年可以出本紀念一下我也喜歡並寫了十一年的湯薰。( 繼續許願w )

    故事設定是在正文中所提及的那次視訊。




    *-*-*-*-*-*-*-*-*-*-*



    『想念』是怎麼一回事應該沒有人比栗林還清楚了,在他上次不小心脫口而出時,研究生說會用到這個詞的人肯定有一段難以忘懷的經歷或是有一點年紀了,他罕見地沒有回嘴,斑白的鬢角總是提醒著自己歲月是如何不饒人。想起自己當年拼命念書考上帝都大學的日子,原以為可以就此風光,誰知道後天的努力還是一下就讓他開始工作時慌了手腳,在大家都不看好他,連自己也做好準備失業時,湯川卻指定要他擔任助手,此舉無疑是雪中送炭,也是他這麼多年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願意留在十三研究室的原因。自己這輩子可能沒有機會升上教授了,那至少讓他去幫湯川當上教授的想法是他唯一可以報答的方式。


    話說回來,把自己說得像是賢內助什麼的真是搞笑,那年秋天闖進實驗室但如今人在美國的內海刑警就這麼形容他,說她真羨慕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有人支持他的湯川老師,大概是破案的壓力吧?在他嫌棄內海一身裝嫩的打扮後又來了一次研究室,那幾天湯川剛好去了北海道交流,內海紅腫著眼來實驗室取湯川留下的資料,他忍不住問了她發生什麼事,但她只是留下這麼一句話就離開了。等湯川回到實驗室已經是兩個星期後,這才聽湯川說內海為了那個案子被犯人打了,能讓他露出那麼嚴肅的表情,這傷勢必定不輕,特意跑出去買了個水果禮盒請湯川代為探望。想起這兩人每次只要開始對話,別人就無法插話的氛圍,原以為只是單純的鬥嘴,但這次看到湯川的失常,怎麼說也當了這麼多年的助教,還察覺不到真的就是活該升不上副教授了。


    等到內海再度到實驗室是兩個月後的事了,雖然她有化淡妝但還是能看到隱約的痕跡,在那之後他覺得自己的阻攔都更顯無力了,以為這樣的日子會一直下去,直到內海帶著一個也是帝都畢業的刑警過來,而後的這段日子都讓他無比想念內海。岸谷那股剛畢業於名校的自傲讓他很吃不消,常常都和她吵架,但每次想起內海拜託他幫忙照顧新人後輩堅定的眼神,他就覺得不能這樣辜負。拿起桌上內海有次出差後,帶來了人人有份的小模型,忍不住嘆了口氣,他真的很想念雖然也是一開始也不太禮貌但其實後來都很貼心的內海刑警啊。


    這也是為什麼當他知道湯川的電話另一端是內海時會這麼激動地灑了一地的熱水,手忙腳亂接過時還按到了視訊,對方消瘦的雙頰在光線不佳的室內更顯浮誇,他相信湯川也是第一次看到,不然那兩道好看的眉不會擰成那樣,內海說是因為水土不服加上語言不太通才會這樣,看著一個女人都這麼努力,硬生生把他剛剛才升起『要不要提前申請退休』的念頭給壓下。


    「內海君,辛苦了,要加油,大家都很想妳,等妳回來…」似乎說了什麼奇怪的話,栗林趕緊補充。「啊不對,不可以帶著案件來煩老師!」


    那頭傳來的笑聲似乎有點哽咽,正覺得尷尬時口袋裡的手機響起,把電話交還給湯川後才趕緊接起,想起自己答應了家人今天要去排隊買限量的蛋糕,他只好匆忙地告別,關上門前他沒錯過湯川那些包裝後的口是心非。



    真的啊,內海君,大家都很想妳,湯川老師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