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 5
  人生如同看風景,從童年走到青年時,你是在攀登高山,一路上風景如畫,儘管辛苦卻樂在其中,而且年青人體力好,不怕累,即便累也會快樂地說笑。等到了中年時,你所看到的是下山的風景,伴著那黃昏的夕陽,你想幸福能再延長一點的話,不妨看看威而鋼的作用時間多長吧…   人生是否有幸福額度   曾經有一位著名的
真心
有時候我會問自己 到底為了什麼努力 贏得什麼才叫勝利 你曾否問自己 #攀登 #鄧紫棋 最近上了高中,發現自己不是想像中那麼的好,課業壓力很大,但是我卻在人際這方面很懊惱,國中的朋友是多麼的純潔,高中的朋友每個都不是真心想當朋友的,真覺得這些人的腦袋比我好,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陷的那麼深,我好後悔讀這
※※※ 內容含有18禁 ※※※
Quote
同人文 原著:植劇場《天黑請閉眼》 配對:子青/青子 無差 Note: 設定、背景故事、人物、關係都不屬於我。這故事只是個腐腐腦洞ˊˇˋ。 Summary: 「希望有一天,能夠勇敢活出自己。可以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 《啞音頻》 啞音頻,一種無線電的功能術語,常見的系統有CTCSS與DCS等。 主要功能是防干擾。在同一頻率中,設定有相同內碼的對講機、訊息接收方面可以排除同頻率中其他對講機的干擾。 也就是說,他們不會聽到其他(沒有設定相同內碼)對講機的訊息。 但其他對講機還是可以聽到他們的訊息。 2005年2月,高二的那一年寒假。雪山圈谷。初級雪地登山技能訓練。 靄靄冰雪把視線所及的一切都鋪蓋成刺目的白,在在提醒著人們雪盲症的存在。再加上訓練時必定會噴起的冰雪碎屑,教練叮囑著學員帶起有點笨重的護目墨鏡。 但運動中的高熱體溫老是讓鏡片內起白霧、必須不時拿下擦拭。 而對李子碩來說,他有兩層眼鏡要擦。超級麻煩。 手套已經濕透,低溫讓手指麻得發痛,相較之下,反覆揮動、劈砍冰斧的肌肉酸痛好像已經微不足道了。 一列15人的隊伍正在光滑的雪坡上呈之字路線攀登。在前頭的幾個人劈砍、踩踏出雪階,後面的人在前進之虞,也幫忙把雪階砍深、踩實。教練遠遠地走在隊伍前方幾公尺遠、讓隊伍不要走錯方向。 對於一個登山者,雪地技能算是一個稍微進階的部分。本來,高中社團是比較沒有這一塊的,但身為社長、李子碩可不會甘於踏青而已。 在跟地區大學社團的商量之下,李子碩硬是拉著周若青(苦主)一起參加了這個雪地技能訓練活動。 經過的3天的基礎訓練,今天隊伍要走上雪山圈谷鞍部、然後翻過去走到翠池山屋。 年輕力壯的周若青和李子碩被分配在了隊伍的第二位和第三位,兩人輪流與帶隊的學姊接力,在堅硬的雪面上劈出幾本方向的雪階、然後再用腳上的冰爪踢深。其他體力比較弱的學員則走在隊伍的中後段。 寒冷和反覆撞擊,讓手臂和腳掌都呈現很極限的狀態。 於是,基本上是被騙上山的周若青、從剛剛開始就沒有停止問候友人的祖宗。 背包重得要死、溫度低得要死、訓練累得要死....... 還有無線電吵得要死。 隊伍中有五台無線電,一台備用、一台在教練身上、一台在押隊的總召身上、另一台在隊伍正中間的實習領隊身上,最後一台在隊伍前段的、在李子碩身上。 這天天氣奇差無比,陰天、低溫又風大,視線所及都是一片霧茫茫,還必須不時停下襬起抗風姿勢、避免被山風吹下山坡。走走停停讓隊伍拉得很長、再加上風雪聲太大,隊伍從開始攀登時就開啟了全隊的無線電。 然後,很不巧地,即使是在高山,他們依然收得到其他同頻的聲音。 〔欸欸欸....(茲).....吃便當啦~~~要不要訂便當....(茲茲).....〕 「吵死啦!!訂你ㄇ啦!!!!!!!!拎北要餓死了!!!!」李子碩的前上方傳來周若青的崩潰大吼,不過基本上這是一個在跟空氣吵架的概念。李子碩忍不住噗哧一笑。 「笑屁笑,有力氣笑換你來砍。」周若青的臉整個被護目鏡和保暖面罩遮住,但光聽聲音,李子碩就可以想像那張橫眉瞪豎的表情,和隱藏在嘴角的一抹上揚弧度。 那副溫暖而柔軟的嘴唇。 該死,怎麼又自己提起了不該提的關鍵字呢。 「好啦好啦,換我來。你靠旁.......」 「你還當真阿?不用啦,你看起來快累死了,我來就好。」 也不等李子碩反應,周若青就執起冰斧繼續上升了。在護目鏡與眼鏡的雙重起霧之中,李子碩只看得到一個被水氣暈開的背影,緩緩地、愈爬愈高。 而他只能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背後。太遠,那個追隨的身影、就被風雪掩蓋得看不見了;但太近,就有可能被對方揮動中的冰斧與冰爪劃傷。 不遠不近的距離,剛好適合依依不捨。 就像他的暗戀,近一點、怕受傷失去;遠了,卻又不想放棄。 說到底,他欠的只是一個勇氣。 但這世界太多閒言閒語。做自己、比想像得還要難太多太多了。 〔.....阿妹仔幫訂一下啦!...(茲茲)....〕 〔...(茲)....透早就在靠夭...(茲)....阿要香腸...(茲)....還是叉燒?〕 〔都訂阿,再加個油雞...(茲)....〕 〔...(茲)....還點喔...(茲)....啊我訂啥你們就吃啥......〕 ...(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茲.... 真的很吵呢。這個世界。 又行徑了一段,教練指示開路組在一塊巨石後方避風處暫時休息,等待後方隊員會合。 用力地把冰斧鶴嘴插進坡面,周若青斜靠在雪坡上、喘著氣讓疲憊的身體休息。李子碩忍不住挨近了周若青,在他的身邊、用一樣的動作休息。 李子碩肩上的無線電還在不時傳出雜音。周若青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起身移動了位置,讓子碩能夠靠在他身上。 自然得像是理所當然的體貼。 但再怎樣、都不會超過友情。 〔....欸.....阿妹仔...(茲茲)....〕 〔....衝啥啦....〕 〔..(茲茲)....要不要吃巧克力?....〕 〔....三小拉...(茲)....〕 〔....阿......今天是情人節阿....尬意否?.....〕 緊靠的兩人互望了一眼,幾乎是同時「幹!」出聲來,緊接著是一連串帶笑的叫罵。 「幹!拎北單身啦!」 「我們累得要死、過屁情人節」 「閃屁閃拉」 「巧克你ㄇ啦、吃雪啦」 「尬意咧、尬拎阿罵啦」 「幹!哈哈哈哈.....」 大概是真的環境太艱困、壓力太大、身體太累了吧。這一笑愈演愈烈,李子碩幾乎以為自己是笑得哭出眼淚來了。 原來今天是情人節阿。 大概是真的刺激到了什麼,等到隊伍集合完成,領隊便默默地帶著大家把所有無線電都設了啞音頻。接下來的路程、除了隊伍中前後的聯繫外、便再也沒有其他雜音。
暑假的倒數計時, 難得爸爸主動提出要請假一起挑戰七星山。 所以,衝了,一起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06:20自小油坑下方停車場出發 08:10攀登上七星主峰(1120M) ,休息過後接著上東峰,小孩帶的飲水皆喝完,還 好七星公園有人“奉茶”,補充水後,繼續 往夢幻湖、七星瀑布,回到到停車場已11:55。 一路走走停停將近五個半小時的路程,終於完成。 妹妹沿路喊腳酸……最後還是自己走完全程。 爬完山接著往海邊走。沿著北海岸來到金山的沙珠灣, 美麗的海岸線,總能療育人心。